隐形采砂船 无处可遁形

隐形采砂船 无处可遁形
2019-11-03 17:46:19

核心阅读

非法采砂一直是一个难题。水利、交通等许多部门都有一定的管辖权,但每个部门都“单独作战”,统一管理,效果有限。为了解决这一难题,长江岸边的荆州市建立了由公安机关牵头,水利交通等11个职能部门参与的联席会议制度,形成了“共同抓保护”的合力,成功破获了多起非法采砂案件。

近日,湖北省荆州市“11.19”重大违法采砂案件相关犯罪嫌疑人的审判正在进行中。

在“11.19”大案中,荆州警方破获了6个盗窃砂矿的犯罪团伙,破获了20起非法采砂案件,涉案人员700多人,船只183艘。这六个团伙实际上盗窃了1500多万吨砂石,涉案金额超过1亿元。

非法无序采砂对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影响了河道防洪和航运安全。

打击长江非法采砂有哪些困难?重大案件应该在哪里突破?我们背后的“保护伞”如何能够深入调查?从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豹子。

切断“改造、非法开采、运输和销售”的利润链

2018年5月,荆州市公安局与各部门联合发起“清江行动”时,发现偷沙偷石的驳船停在长江支流虎都河米镇(Huduhe Mi Town)水域。结果,荆州市公安局荆州区分局米什派出所所长徐国庆带着一名伪装成渔夫的警察,带着一艘小渔船悄悄潜伏在附近。他们发现一些船只被改装成隐形吸沙船,在夜间作业时安装吸沙管,白天登陆后卸下来躲避攻击。

2018年11月19日晚上8点左右,趁着夜色和河上的雾气,徐国庆潜伏在荔浦深水港非法采砂的“大本营”附近。在调查过程中,他意外听到了船上股东的“电话会议”:他们正计划撤离到重庆。

必须立即采取行动!这两个警察决定用一支小警察部队控制大场面。他们登上采砂船,以调查其他案件为由拖延时间,并成功地等到增援部队到达。他们抓获了包括陈某在内的12名主要嫌疑人,并当场扣留了3艘船只和6000吨河沙。

第一场战斗的胜利开启了一个关键的突破。在对陈某团伙的财务线索进行彻底调查和追踪后,位于重庆、湖南、襄阳、翼城、潜江等湖北地区的另外五个非法采砂团伙逐渐浮出水面。这六个帮派相互关联,内部分工明确。他们有各种各样的设施,如抽查、监视、跟踪、非法采矿和联络。它们形成了“改造、非法开采、运输和销售”的利润链,并与一个覆盖长江沿岸许多省份的上下游的犯罪集团串联。

“什么吸引了这么多人和这么多船?一个词:巨额利润!”工作队的警察彭勇说。

“只要成本能在不到20天内收回,净利润就会随之而来。然而,与高利润相比,非法采矿的最高处罚是7年,犯罪成本低。如果只受到行政处罚,“成本”会更低彭勇说道。

此外,犯罪嫌疑人还形成了强大的反侦查能力:改造隐形吸沙船;白天躲藏,晚上行动;会员们很少使用手机互相交流。他们通常使用船上的无线电台互相通信,并经常更换手机卡。黑帮老大每天都赚钱,但他的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都很低调,从不透露自己的财富等。

11个职能部门携手解决治理问题

“这是我们的陆地警察第一次参与水上执法。起初,我自己在船上行走,差点掉进水里抓人。”特遣部队的警官周斌嘲笑自己。去年11月19日晚实施逮捕时,由于嫌疑人的船停泊在离河岸很远的地方,为了冲进去逮捕他,警方不得不将甲板放在附近的船上,形成一座临时“浮桥”。

谁应该负责长江的非法采砂?过去,水利、交通、长江航务等部门都有一定的管辖权。然而,各部门“孤军奋战”,管理一体,人力物力相对分散,调查手段、执法力和处罚权有限。陆地上的警察拥有最强大的调查权力,但他们以前只限于对管辖权的理解,从来不关心水务。荆州公安机关成功破获一批重大违法采砂案件的原因在于建立了由公安机关牵头、水利、交通、长江航政等11个职能部门参与的联席会议制度荆州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黄宋婷说。

去年,荆州市公安机关还要求荆州市委、市政府发布荆州市“长江生态保护战”实施方案,旨在通过职能部门解决“九龙治水”问题,形成“合力大保护”的强大合力。去年11月19日之后,荆州市公安局迅速成立了以黄宋婷为指挥官的特警队,并部署了50名有能力的警察集中力量进行突击。

此案涉及大量人员和船只,并沿长江流动。你觉得怎么样?怎么做?

“三峡大坝和葛洲坝是沙船通过的唯一地方。我们已经派了一群人在门口等了半年。根据与陈某有交易的船只的分类清单,我们将逐一检查。这对于发现和修复证据链非常重要。”荆州市公安局荆州分局副局长李文敏说。“我们得到了长江航运公安局宜昌分局的大力支持。导演亲自领导了这次搜查,并帮助我们搜查了183艘涉案船只。”李文敏说,在陈某帮的书中,相关船只经常被记录有缩写、代码和打字错误。不完全信息与涉案船舶配对,成功的“拦截”取决于公安局的经验与合作。

船到了,人到了,证据到了。调查发现,在这起案件中,六个团伙中有100多名劫匪,700多人参与买卖和改装船只。除了向湖北各城市供应外,非法开采的砂岩还“出口”到四川、重庆、湖南、河南、上海等省市。

在这六名黑帮头目中,还有一名相对知名的湖南企业家徐某。去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专责小组前往湖南执行拘捕行动。湖南警方积极配合荆州警方。然而,盱眙的一家工厂有100多名工人。任务组决定不发起风暴,而是“智取”。

说好还是说坏,“请”徐某去派出所一趟,徐某不愿意去。中午,徐派人去给警察买饭盒。嫌疑犯的饭,吃还是不吃?第一特遣部队补充道:“吃吧!”徐某看着警察吃了他的饭,这才放下了警卫。经过一番劝说,徐终于钻进了警车。他以为自己只是去当地警察局“走走过场”。出乎意料的是,警车启动,向荆州驶去。开车前,警察把盒饭钱按30元的价格留在徐某的办公室。

坚持既破案又打“保护伞”

为了解决非法采砂问题,荆州市坚持破案,打击“保护伞”。

2017年是荆州市政府确定的“取缔非法采砂年”,荆州区政府立即设立“2017年取缔和打击非法采砂”专题培训班(以下简称“专题培训班”),负责对我国长江水域进行24小时监管,打击非法采砂等违法犯罪行为。据报道,陈某曾多次非法开采河沙,但令“特别禁采”感到非常奇怪的是,每当派出巡逻艇在河上巡逻时,陈某帮的非法采矿船只甚至看不见影子。随着案件的侦破,调查人员发现“采矿特别禁令”泄露了“内幕”。这些“内部人士”中的一些人从陈某帮派那里得到了酒、烟和财产,而一些“特别禁止采矿”的工作人员任和孙则直接参与了充当他们非法采砂“保护伞”的“专项努力”。

没有执法行动的时候,任正非和孙正义会向陈某帮的成员“报平安”:“几个哥们一直在努力工作,今天一天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别担心,什么都没发生”……2018年5月4日下午,荆州区发起了一项禁止采矿的特别行动。接到通知后,孙翔立即给陈某发了一条短信:“今晚大行动。”那天晚上,陈某没有出去偷矿,而是把吸沙船藏在一个找不到它的避难所里。

非法开采砂石后,有必要在运输过程中“突破”障碍。任和孙还负责护送陈某船只走私河沙通过大门。作为回报,雨伞可以获得每吨1元的佣金。

首次采取拘留措施时,任正非和孙翔仍然感到幸运。调查人员理解并感动了他们。一个又一个无可辩驳的证据摆在他面前,孙翔主动找到调查人员坦白了这个问题。

“只要证据确凿,零口供也可以定罪。此外,那些受贿者并不知道行贿者已经留下了一个“继任者”,以便将他们“绑”在一艘假船上。在处理银行转账和微信转账后,他们通常会留下截图和其他证据,或者把它们记录在账本上,等着拿出来作为威胁,以防有一天受贿者失控。这些证据最终成为我们手中的确凿证据。”彭勇说道。

人民日报(2019年10月10日,第18版)

江西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