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桂起--《德之风 水之韵》

季桂起--《德之风 水之韵》
2019-10-29 09:58:41

上善若水哺育德州

德克萨斯州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5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活动的痕迹。它是中国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德州历史上是一个水资源丰富的地区,因此其地域文化与“水”密切相关,是中国“水”道德文化的重要体现。得克萨斯州的地域文化是由曾经流经这片土地的几条重要河流孕育而成的——黄河、图海河、马家河、李金河、沟盘河、漳河、渭河和京杭大运河。德州的地域文化底蕴深厚。古代龙山文化是它的源头。后来是齐鲁文化和燕赵文化融合的结晶。隋唐以后,它是各种文化元素融合的结果。这种文化最突出的特点是坚持和继承水的“道德”文化,其次是对众多文化资源的极大包容和开放。

地理上,德州属于华北平原的南端,是黄河冲积平原。可以说,黄河,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孕育了这片土地。黄河不仅创造了德克萨斯州的领土,也培育了这片土地的文化。德克萨斯文化起源于中国的农业文明。在龙山文化时期,德克萨斯州的早期祖先在他们脚下柔软肥沃的黄河冲积平原上开始了他们的原始农耕和定居生活。

农耕文明的基础是农耕生活方式。农业生活方式的最大特点是完全依靠自然资源生产生活资料,并通过有限的消费实现与自然资源的流通,即“温饱”。其中,土地资源和淡水资源是保障农业生活最基本的两种资源。因此,“水”对农业文明具有重要意义。早期的农耕文明都起源于河流流经的地方,即文献记载的“择水而居”和“在水边工作”。尼罗河流域的古埃及文明、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恒河流域的古代印度文明以及中国黄河和长江流域的中华文明都是如此。

与海洋生活方式不同,农业生活方式与水的关系不是征服或征服的对立,而是相互适应、和谐共处的关系。在农民眼中,“水”更多地表现出滋养生命、滋养万物的温暖的一面,而不是暴风雨、不可预测和肆意的一面。尽管洪水有时会给农民的生活带来一些灾难或不便,但这只是暂时的和局部的,不能改变农业生活方式和水资源之间的基本和谐关系。农耕生活方式与水的关系深刻影响了农耕文明的本质,即崇拜“水”的文化。农业的祖先经常根据他们对水的理解,人格化、道德化甚至神圣化“水”的本质。这是德国“水”文化的起源。

大多数中国古代思想家通过对“水”的解读构建了自己的哲学理论,这是这些思想家研究自然哲学和生活哲学的最基本切入点。

中国最早的哲学著作《周易》说:“山出,蒙古;绅士通过水果培养美德。”天与水不听使唤,相互打官司。绅士从做事开始。“地球上有水和老师。君子让人和牲畜”,“地上有水,不如;第一个建立国家亲密总督的国王”。这四个句子通过“水”的形式和操作来比较人们的原则和行为。“蒙古山泉;君子以果养德”是指当一个有美德的人看到山泉的源头时,他应该意识到他需要从小就接受教育,培养勇敢的信念和行为,从而形成自己的道德操守。“天与水的违规、诉讼;君子做事求始”的意思是如果水不按照“天”的规范流动,就意味着人与人之间会有矛盾和纠纷,这就要求人们尽早计划如何避免纠纷和减少灾害。“老师,地上有水;一个绅士应该像“地球上的水”一样宽容,以容纳世界上所有的人,养育所有的人,形成自己的力量。地上有水,比;第一个建立世界亲属国的国王”意味着前君主们看到地球上到处都是河流和小溪,流动的水渗透进地球,表明地球和水是紧密和相互依存的。他们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瓜分了土地,建立了国家,安抚了彼此亲近的诸侯,并取得了一些成功。

“水”赋予德克萨斯州生命,并培养了这片土地上人民的文化品格。在德州人的性格中,不仅有土地的慷慨和稳定,还有水的宽容和温柔。无论从历史记录还是现实生活中,我们都能感受到这一点。这可以说是德州人的基本文化特征。但与此同时,由于“水”的影响,德克萨斯州已经成为一个多元文化的聚集地,它使人们能够从不同地域文化的传播和交流中获得精神食粮。这些也深深影响了得克萨斯人的文化性格。

得克萨斯人温柔、诚实、厚重、慷慨,并且像水一样包容。这是德克萨斯州接受多元文化的一个重要条件。许多来到得克萨斯的外国人可以感受到得克萨斯人诚实、宽容和非排外的性格。德克萨斯州是一个非常适宜居住的地方,从南到北的人们都被接纳,各种文化元素混合在一起。因此,包容性是德克萨斯州区域文化的一个显著特征。

从上面的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出“道德”文化和由“水”文化孕育的多元文化是德州地域文化的基础。得克萨斯是一块被“水”的特性弄湿的土地,也是一块以“美德”的名义和“美德”文化建造自己精神家园的土地。得克萨斯人可以像“水”一样平凡而简单,但他们也可以给普通而简单的人一个包容的头脑和像“水”一样强烈的感情。可以说,老子的“善如水”的主张是德州的写照。德克萨斯州以“水”命名,由“水”滋养,正在积聚“水”的力量。像流回大海的河流一样,德克萨斯对自己的未来充满自信、平静、谦逊和英雄气概。

长期关注了解更多信息

德克萨斯运河文化